城市文化与城市记忆

时间:2015-06-23 浏览:1279
城市文化与城市记忆
张鸿雁
(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、社会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)
 
精彩观点摘录如下:
 
    1、“创新土壤比创新本身更重要,发展方式比发展本身更重要”。
    2、很多人知道货币资本、权力资本、财富资本和社会关系资本的价值,很少有人知道文化资本的价值,个人对文化资本的获取恰恰是人生价值体现形式之一。
    3、城市是文化的容器,是改造人类的场所,实现价值个人价值的时间切面和场域。
    4、社会上存在着两种人:一种是活着的人,一种是生活着的人。
    5、资源是可以创造的,其表现方式就是城市文化资本再生产。区位也是可以创造的,其核心是建构一种人文精神,而使某个地方形成独有的“地点精神”。
    6、城市是靠记忆而存在的,没有城市的集体记忆,城市就没有了灵魂。
    7、“当音乐和传说都已沉默时,建筑却还在唱歌”。 城市建筑以其独有的方式承载着历史与文明,深深地渗透进人们的现实生活中。
    8、浓厚的城市文化就像一棵千年老树,人们在树下乘凉,都会感染成为这棵树的子孙。
    9、“在人类的历史上,城市的发生比任何革命形式都来的重要,其主要原因就是城市出现改变着人类社会的生活方式与生产方式,改变着人类社会的关系结构,带来的典型市民社会契约关系的价值与土壤。城市既给人以力量也给人以压力,这是城市创造的价值、痛苦和境界。在压力中生存,在压力中选择,在压力中创造,在压力中重组新的生活方式和时尚,城市的理性给人以理性的生活。”张鸿雁:《城市文化资本论》
    10、“正如个人所感受的,在乡间的小路上,可能是一个人在行走,似乎每个人都在回家的路上,个人融入自然之中……。在城市里,任何一条道路上都是多人在走,似乎每个人都走在未来的路上,个人被淹没在茫茫人海之中……。”张鸿雁:《城市文化资本论》
    11、秘鲁学者赫南尔多•德•索托说:“资本是货币的潜在根源,但我们已经忘记了‘资本’的最初含义。马克思说过,你必须超越物理学的界限,去接触那只‘下金蛋的母鸡’;亚当•斯密认为,你必须‘从虚无中创造出一条’抵达那只母鸡的‘道路’。”这就是城市文化资本再生产。张鸿雁:《城市文化资本论》
    12、“文化资本”从原意上是对个人或群体而言的表现为知识或思想形式的财富,它支持着身份和权力的合法性。布尔迪厄(Bourdieu)提出的文化资本的概念扩展了马克思经济资本的概念。人们认为拥有文化资本的人能对其他群体行使一定的权力,而这种形式资本可以获得想要的职业、地位,并且可以获得更大的经济资本,并使这种经济资本获得合法化的社会意义。参见张鸿雁:《城市文化资本论》
    13、高低错落的楼房,纵横交错的道路,是城市空间时间切面。多少年来,城市空间和阶层的区隔,使城市人之间“陌生”成为一种习惯,也成为城市人时刻于心的一种失望。城市人应该说:“虽然我们居住在不同的高度,却也可以体会同样的欢乐。”
    14、歌德说:“能把自己生命的终点和起点联结起来的人,是最幸福的人。”或许“那起点和终点就是彩虹的两端”!我们创造灵性记忆的城市(Itual memory of city),就是为了让城市生活更加自由!让城市充满选择的机会!张鸿雁《城市文化资本论》
    15、“社会学家把城市形成的历史当作社会进化的一个形式来研究,”城市作为“改造人类的主要场所”,能够“化力为形,化能量为文化,化死的东西为活的艺术形象,化生物的繁衍为社会创造力”。城市成为人们理想与价值的实现地,我们必须学会理性的、科学的方法来研究、探索中国城镇化的规律,而不是“设计”人类城镇化的规律。 张鸿雁:《社会学研究》
    16、人生最难的就是选择,因为人生无处不选择,选择本身就也是失去。当回首过往,如果说你所有的选择都是正确的,你一定是个成功者!
 

联系我们